白酒文化 bjwh
您现在的位置:白酒定制 > 白酒文化 >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看硃虚侯酒宴中力斩吕氏贵族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看硃虚侯酒宴中力斩吕氏贵族

时间:2018-07-05 17:15:06 作者:隰风 分类:白酒文化 阅读:1535 评论:0

肇起:你以为最危险的酒局是鸿门宴?杯酒释兵权?孙皓令官陪酒?这些都不算,还有一个酒局让人意想不到,却后思极恐——汉朝吕后宴。

硃虚侯神勇斩吕贵

汉高后吕雉

汉哀王八年,吕后削弱了齐王的属地,第二年又将三个赵王都废黜了,立了吕姓的子孙为王,从此独揽大权专断朝政。

吕后铲除了几乎所有有名有位的刘氏王贵,剩下的都是些她认为没有才学也没什么声望的挂名王侯,硃虚侯刘章就是其中之一。

刘章是悼惠王刘肥的儿子,只是挂了个硃虚侯的名头,但是没有官职。

一次吕后在宫中摆设酒宴,令刘章陪侍兼酒吏,堂堂刘氏侯爷却沦为他人酒宴的陪侍,可见吕氏专权之极。

刘章说:“我是武将后人,请允许用军法行酒令。”

吕后心想这小子也就说说而已,于是说:“没问题”

酒宴开始,一众大臣和吕氏贵族喝得兴致蓬发,大家都是醉意浓浓。

刘章说:“让我来给大家唱首耕田歌助兴吧。”

太后:“你个黄毛小子,你老爹或许知道怎么种田,你小子怎么会知道呢?”

“我真的知道”

“好,那你说说看。”

“田要耕得深,种要种得密,发苗要稀疏,杂草要铲除”

吕后一听,心下吃惊,这个刘章看起来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却是个有野心的家伙,不得不防。

这首歌的意思在座的聪明人都明白,不过大家都不敢点穿,只好默默饮酒。

不多一会儿,有个吕姓官员喝醉了,就往外面跑。刘章二话不说,追上去,从腰间抽出七尺长剑,一剑挥下,一瞬间,那个官员人头就落地了。

完事儿了刘章回来禀报太后说:“启禀太后,方才有人逃席,臣已按军法将他斩了。”

这下可把这群人给吓到了,尤其是吕家那帮人,包括吕后在内,谁又曾想得到:天下都快到我吕家手里了,居然还有人敢当着太后面杀我吕氏族人。

更重要的是,估计那位被砍头的官员内心是这样的:哈?发生了什么,我的头怎么在地上,我只是想吐,当着太后的面吐太失礼了,所以才跑出来吐。那个叫酒吏怎么敢杀我。

这样无声无息毫无预兆的就死了,仔细想想才真的是恐怖,这种恐怖就像《死神来了》一样。

坐在酒席上的人没有一个不被吓到的,保不齐这刘章疯了挨个儿都杀了。

事实证明,刘章后来还真把他们都杀了。

比起鸿门宴这样明显是陷阱的酒局,这种本来是寻常酒局的宴席却突然变成杀伐之地更让人觉得背脊发凉。

http://mip.i3geek.com

温馨提示:下图链接源自酒厂旗舰店,并非本站所有

纯粮食坤沙酒

 

您好!请登录

合作网站快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购物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