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文化 bjwh
您现在的位置:白酒定制 > 白酒文化 > 酒怪石曼卿:酒是文学之灵药,身躯之剧毒(续)

酒怪石曼卿:酒是文学之灵药,身躯之剧毒(续)

时间:2018-05-15 15:47:03 作者:隰风 分类:白酒文化 阅读:796 评论:0

白酒文化

喝酒一样可以花样百出

石曼卿除了酒量大,他喝酒还有很多创新花样儿,弄得人们都觉得他疯了,所以给他起个外号叫做“酒怪”。怪到什么程度呢?怕是各位酒友听来都要笑死了。

一次他与友人对坐喝酒,突生感慨说你我是这样喝酒,他人也是这样喝酒,古时这样喝酒,将来可能也是这样喝酒。实在有些单调,不如…于是他进屋一番捣腾,出来的时候给友人吓了一跳,只见他用被子裹住自己,喝酒的时候伸出头,喝完就缩回被子里了(小编已经笑晕),还给起了个名字叫做“鳖饮”。是不是无法理解,太荒诞了。类似这样的事还有很多,比如他自创的“囚饮”(就是披头散发,穿枷带锁喝酒);还有“鹤饮”(喝一杯就爬到树上玩一会儿,下来再喝一杯,如此反复),你说不好好喝酒上窜下跳的;大晚上在屋子里喝酒不点蜡烛,大家摸黑喝,他叫做“鬼饮”(想想还真有点瘆得慌)。这个石曼卿当之无愧的酒怪,怪人一个。

怪诞天才

你以为他只是个行为怪异的酒鬼?那就大错特错了,他恰恰是个天才型的人。他曾早早地上书说:现在的国家安享太平,人们载歌载舞,已经忘却的战争是什么,这是很危险的事,应该注重军事力量的增加。不过当时的他不过是一个小文官,朝廷也没当回事儿,后来西夏李元昊叛变,朝廷才开始采用他的主张。

还有一次,宋仁宗派他与吴安道一起出使河东。一路上吴安道每到一个地方就询问军情,查看粮草,揽阅地图。事必躬亲,很是忙碌。而石曼卿呢,一天天就是喝酒,什么都不管。吴安道觉得这样不行,就找了个机会跟他说:“皇上看得起我,叫我和曼卿一起出使,虽然这一路上事无巨细,我都有留心查看。但是恐怕我太笨,可能有些地方还是会遗漏掉。如果你能稍加留意,凭你曼卿之才,必定万无一失。”

石曼卿回答道:“这是皇上吩咐的又是国家大事,我怎么会不留心呢!已经计虑好了,你不用担心。”于是把每个地方的军队情况,粮草交通全部说给吴安道听,把吴安道听得目瞪口呆。心想:我如此费力查看的还不如他仔细,真是天下奇才。

后結

石曼卿就是这么一个行为怪诞的天才,这点上好像和《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的理论十分相似了。果然天才都是与众不同的。

可惜英才总为天妒,石曼卿四十八岁就因病去世,本来正该舒展才华的时候他离开了,只留下那些令人久琢绕怀的诗句。

纵观他的一生,有人说是酒害了他,可我觉得如果让他再选一次,他还是会选择喝酒,还是会如此从容旷达,豪放不羁。他的艺术灵感来源于酒,他处事精细缜密没有因为酒而受到影响,酒已经和他融为了一体。可以说没有酒就没有石曼卿,就如同没有酒的李白不会是“酒仙”,没有酒的陶潜不会是“靖节”。

 

 

传承匠心工艺,延续辉煌历史!

传递品质,创造价值!

您好!请登录

合作网站快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白酒网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