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文化 bjwh
您现在的位置:白酒定制 > 白酒文化 > 苏轼与友痛饮-宦海浮沉中的辛酸

苏轼与友痛饮-宦海浮沉中的辛酸

时间:2019-03-15 16:17:07 作者:隰风 分类:白酒文化 阅读:407 评论:0

苏轼其人被誉为做人之极致,虽然文学界对其亦有颇多议论,不过笔者觉得他是一个人,一个非常非常极致的人,可以说做人能够到他那样的境界便是至高了。有人将他列为豪放派,其实笔者认为大可不必非要细分派别,对苏轼而言,豪放不过是他一种表现方式而已。他的仕途可以说是磕磕碰碰,也许正是这种在宦海的浮沉让他明白了生活的真谛吧!

苏轼与友痛饮-宦海浮沉中的辛酸

苏轼《南乡子·和杨元素时移守密州》:

东武望余杭,云海天涯两渺茫。何日功成名遂了,还乡,醉笑陪公三万场。

不用诉离觞,痛饮从来别有肠。今夜送归灯火冷,河塘,堕泪羊公却姓杨。

这首词的背景交代已经比较清楚了,他由杭州通判调任密州知府,二人本在杭州为官之时已是好友,此番苏轼移守密州,杨绘为他送别,在饯别宴上,苏轼有感而作此词,一方面感慨二人的仕途人生,另一方面表达二人的情谊深厚。

密州和杭州隔得那么远,只能看到的茫茫云海。等什么时候功成名就了,回老家来和你醉他个三万场。今天我们就喝酒吧,不要搞什么离愁别绪说的那么煽情,反正痛快地喝酒从来都是有别的原因。今天举着灯送你回去,走过前面的河塘,朦胧间我仿佛看到了哭着的羊祜却原来是你杨元素。

这时候的他俩都在外地为官,对于苏轼这样的天才而言,这是一考验和磨炼自己的时期,虽然说起来是一个成长的阶段,而他本来也比较乐观,还想着功成名就后一起喝酒。不过,醉诉衷肠是一种几乎必然的结果,所以喝到最后朋友哭了,他也免不了心中难过。

对于普罗大众而言,未必有着他那样的宦海浮沉,毕竟你我生而平凡,但是道理都是一样的。不同的是他的浮沉是在宦海,我们的浮沉或许是职场或许是生活中,不过不管在哪里,跌倒和站起来都是一种必然的阶段,但凡经历过摔倒的步伐都会更加稳健。

 

 

 

传承匠心工艺,延续辉煌历史!

传递品质,创造价值!

您好!请登录

合作网站快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白酒网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在线客服